新华社:独家版权没带来高利润 整个行业都被拖

  新华社:独家版权没有带来整个行业的高利润被拖累

  近年来,在“内容为王”的旗帜下,互联网巨头的版权大战已经把十几年前的影视剧在线版权价格推上千倍,但各种“独占版权”给影视巨头带来的现象不是“高利润”,而是版权开支负担过重,行业前景越来越模糊,“专有版权”模式导致价格飞涨“如果行业只关注版权,业界并不乐观“一位视频网站高管承认,高版权价格一年比一年拖累公司业绩,十几年来,视频网站的并购重组不断,并没有改变这个行业的盈利能力。虽然“专有版权”模式的支持者认为这种模式促进了互联网文化产品的真实性,但是迄今为止“专有版权”与真实性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比如在互联网音乐领域,真实性主要是由于有关部门的推动。这是国家文化支持政策效应的体现。国内网络音乐平台的“专有版权”的出现,是在各种平台推出真正的战略之后。 “专有版权”现象不是正常市场选择的结果。市场的选择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效率。但相反,国内相关行业的现状是版权价格飞涨,平台继续遭受损失,企业“自我推销”,文化产业套利资本绑架,用户权益多次破损。今年5月份,腾讯,网易,阿里,百度三家共同获得了环球音乐的独家代理权,比竞标价格高了十倍。这也意味着其他唱片公司也将为中国企业的牌照费上涨。最终,这些成本将被转嫁给消费者。业内人士表示,从现状来看,国内互联网文化产品的“独家版权”模式反而带来了平台,行业和用户利益的三路转向。市场期待网络版权竞争无论是从用户的利益出发还是业界的发展,市场都不期望网络文化市场陷入“版权之争”。 “专有版权”对于消费者和行业都是有风险的。今年6月份,多个音乐平台争夺全球音乐“独家版权”相互制止了对方“授权”,导致国内用户需要同时购买2-3个平台的会员服务,才能成功下载并收听音乐播放列表中的每日歌曲。另外,“独家版权”在国际网络音乐行业并不普遍。此外,美国法律严格限制“独占版权”模式:1995年美国“数字表演者的录音制作权”要求交互式录音的版权所有者授权互动音乐服务提供者的专有许可不得超过12个月。从2011年到2016年,由于数字在线音乐市场的增长,以及消费者支付真正内容的意愿,唱片公司在中国的收入几乎增长了两倍,但用户开发真正的消费习惯并不意味着该平台可以使用“版权工具”向用户不加限制地收费,另外,业界也担心向用户转让昂贵的“专有版权”费用可能会导致盗版的反弹,破坏来之不易的在线音乐为了规范网络版权的竞争,需要提供立法和监管保障,业内人士认为,成熟稳定的版权市场需要从法律和政策层面遏制无序竞争,有必要完善立法研究限制性使用音乐产品,从而规范国内网络版权市场竞争秩序,对此,国家局对新闻出版广播电视进行了有效的探索。 2015年,为了降低同样过热的海外体育赛事的版权,中央电视台有责任就国际体育比赛进行明确的国内转播权谈判和采购。随后中央电视台转播到其他电视台转播权,避免炒作高价。国家版权局还采访了国内外音乐公司,要求避免网络音乐服务商的专有版权,避免遏制授权价格和恶性竞争。此前,国务院关于知识产权战略实施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确定了“反垄断滥用知识产权指南”草案中对知识产权的滥用,排除和限制竞争。法律界人士指出,通过立法有望形成对中国网络数字文化市场的预防性垄断机制,遏制过热的“网络独占版权”现象(记者王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