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

  黄章:魅族出现重大危机,我会出现

  魅族创始人黄璋开始亲自负责多个核心业务部门的工作,几年来,技术狂人张煌在魅族的时间都花在产品开发上,很少出来,但在一次魅族内部会议上,黄璋表示:虽然我不是来公司,但是当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魅族手机市场在过去的一年,销售数量在过去一年一直在下降,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第三季度Seineo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季度销售额为38万,而去年同期的数据是87万,下降了近60%。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魅族销售量分别为64万和45万。换句话说,前三季度,魅蓝品牌并不是魅族手机卖不到的150万台。在市场的残酷竞争中,魅族资本的压力下似乎已经回归起源,拿学生人群稳定盘子,使用配件等产品成为魅族此刻的造血最后的手段。第一手机行业研究机构总裁孙燕彪告诉记者。一位不愿透露魅族名字的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与前一个分拆部门不同,除组织架构外的调整还包括白永祥,杨妍,李楠等高层管理人员,包括魅族的老总已经全部参与进来了,但核心是皇章监督公司的真章。根据记者获得的内部邮件的内容,魅族此时将下级三级业务推向了分级,包括海外业务部门的设立,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以及海外业务运作的公司,原来的海外营销部门迁往海外营业部门,设立配件营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开发,营销和销售。原装魅蓝系列配件R,D,市场营销与销售功能转向配件事业部:前Merz产品事业部汇聚产品事业部迁至事业部;原PQ功能下的PMC部门转移到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魅族曾经是2016年手机市场转型的典范,但是,在小米等品牌渠道崩溃之后,魅族的双品牌战略根本无法动弹。特别是在高端机器方面,其竞争力不强。孙逸彪告诉记者,魅族在上半年经常在高端市场打墙附件尝试配件的路线,目前的情况应该是打开了大门,所以我们进行了这个调整。从某种意义上说,新成立的配件事业部,以及以前的电子商务事业部,都是由Flyme团队前任负责人杨岩控制的。这无疑是黄晓明对杨妍和他的Flyme团队的肯定,据介绍,Flyme不仅是操作系统,同时还有广告,应用商店等形式,已经开始有了不错的盈利。市场平均毛利率在50%以上,耳机利润较高,魅族使用原渠道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的,但在手机市场,魅族想要在高端站稳脚跟市场也需要很长时间孙逸彪告诉记者,魅族从学生市场入手,虽然今年也尝试了高端市场,但是在市场压力和分红环境逐渐消失的情况下,学生人数是否可以预期,当魅族于二零一五年将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时,计划在资本市场上市,黄章大声喊稳增长,盈利,推进上市目标。在此之前从利润优先转变为销售优先,从而(移动)成为移动互联网门户。魅族高层已经公开表示。因此,今年魅族手机圈大会开辟了最多厂商,复杂的产品模式。不过,今年的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连OPPO等渠道之王也在整体市场上表现出悲观的情绪。OPPO副总裁吴强此前接受了第一次财经新闻采访时表示,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手机市场整体下滑10%左右。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吴强说。大品牌争夺,小品牌受难,魅族市场已经从渠道,市场,供应链中受到多重压力。魅族专卖店过去主要以魅力开始做蓝电之后,近两年来在全国的帮助下进入了大连锁。中国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不过从市场数据来看,渠道扩张并没有使魅族渠道结构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在第三季度赛诺菲渠道结构表中,魅族门店依然占据了49%的市场份额,而店内运营商为7%,通信链和独立店数据分别为16%和20%,同期数据没有明显变化,2016年第三季度魅族通信连锁和独立店占15%和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