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羡慕深圳发展迅速:硅谷一个月就是深圳一

  日本在深圳享有快速发展:硅谷的一个月是深圳的一周

  (原题:日本羡慕深圳快速发展:硅谷一个月是深圳一周)参考消息网1月6日报道“日本经济新闻”1月5日发表评论员孙中山一篇题为“IT双城记”的文章文章摘录如下:新年让我们从中国走。最近我20多年后再次来到深圳,对“华强北”的盛况真是震惊。华强北位于深圳市中心,几座并排的高层建筑正在销售电子产品。我走进了最高的大楼,里面的情况就像是东京的秋叶原,家电卖场,电子元器件店,但规模可以远远大于秋叶原。日本人对深圳有多少了解?靠近香港,是实施80年代改革开放的特区 - 鸿海精密工业集团生产的智能手机“世界工厂”?所有这些陈述都是真实的,但是他们今天都没有精确地总结这座城市。笔者的印象是这样的,深圳是世界工厂,技术创新中心和企业家的天堂,我们之所以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是因为所有这一切同时发生,华强北可以购买VR眼镜和山寨智能手机,但在无人机旁边放置了360度全景相机等产品就诞生于中国的原创产品。使无人机走向世界的是大江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部设在深圳,占全球无人机市场的70%。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数据,2016年中国的专利申请量将超过日本和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其中一半以上来自深圳。腾讯控股等行业巨头将成为深圳总​​部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也有人认为,那些扎根深圳的留美人士,在中国留学的“回归者”也是重要的助推器。我们知道深圳拥有一批价值超过10亿美元但尚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据美国CB Ventures公司统计,截至去年底,全球共有222家麒麟公司,其中59家大多位于深圳。实际上,华强北以南的南山科技园,美国,法国,荷兰的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公司已经进入争夺第二大,第三大的企业。也许吸引他们的最大因素是存在一个名为“程序公司”的行业。深圳拥有大量生产电子元器件和电路板的工厂。解决方案公司非常了解他们在哪里生产这类信息,并帮助他们满足企业家的需求。即使企业家没有自己的工厂或设计,研发部门,但只要有一个想法,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成品推向市场。我在深圳遇到一位名叫大卫·莱斯利(David Leslie)的人,他在美国硅谷经营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据说他是通过深圳的社交媒体学习过高科技产业的。他说:“硅谷是软件行业风险投资的避难所,但硬件是深圳的圣地,他想亲眼确认。硅谷可能与深圳有最多的联系。作者还参加了巡演。第一家公司是总部位于美国西海岸的HAX加速器公司。他们从硅谷选拔那些专门从事硬件的企业家,定期将他们送到深圳。不仅仅是拥抱企业家梦想的人们。据了解,特斯拉汽车公司已经在深圳委托了128种电子元器件,今年苹果将在深圳建立一个大型的研发中心。另一方面,深圳等新疆本土企业也纷纷在硅谷建立了信息采访中心。东京大学副教授伊藤郁士在深圳就读时表示,近年来,两市人员,货币和货物的频繁流动令人咋舌。这使我想起19世纪的小说“双胞胎”。如果法国大革命前夕迫切需要的巴黎和伦敦是美中两个城市,那么硅谷将在伦敦完成革命,而深圳将在巴黎等待革命。尽管数字革命过程中存在差距,但两者之间的这种关系正在产生深远的影响。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出版了一本名为“当代城市的双胞胎”,一本比较硅谷和波士顿的书“区域优势:硅谷和128号公路的文化与竞争”一书。两座城市争夺激烈的霸权竞争,以硅谷的胜利结束,在全球建立了开放的产业结构。恐怕深圳和硅谷还是有区别的。他们只想与硅谷建立联系,提供互补和创新的能力。日本现在如何?其实在深圳不时举办这次高科技巡回赛是从东京大学创办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Takasukawa先生。据他介绍,尽管展览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来深圳访问,但日本人可能不关心如何对付深圳。诚然,在深圳,来自日本的企业家很少。也许担心来到这里的科技创业最终会成为“山寨”的结局。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个世界上专利最多的城市。我在这里听到这样的话:“硅谷一个月在深圳一个星期。”这种速度感和人力,财力,物力的巨大飞跃,日本与美国西海岸的直接联系值得我们关注(编/刘林)